点击关闭

生物沃森-其掌控的嘉合沃森从李云春处获得了首期1.2亿元的股权转让款

王嘉尔食物中毒

2018年12月份沃森生物公告,公司已累計收到德潤天清支付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股權轉讓款合計2.58億元,收到玉溪沃雲支付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股權轉讓款合計2.3億元。2018年12月14日前應向公司支付第三期股權轉讓款2.09億元,但還沒收到。

糾葛交易還要回溯到2017年7月12日,李雲春和廣州嘉合沃森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簽署協議,6億元收購後者持有的廣州諾誠生物製品股份有限公司50%股權。諾誠生物生產「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(Vero 細胞)」,為人用狂犬病疫苗,當時銷售和經營情況良好。

沃森生物由此向申請仲裁, 根據仲裁,終止轉讓協議,退還嘉合生物股權轉讓款3150萬元, 嘉合生物保留15.71%的股權份額。

不過在此之前,李雲春就已多次轉讓公司股權,去年12月26日通過大宗交易套現約4.8億元,遠遠超過第三期轉讓款,此後也有轉讓。

沃森生物此前花3億元收購山東實傑,又將其收購的寧波普諾、聖泰(莆田)、重慶倍寧三家疫苗流通企業注入其中,合計斥資11.17億元。

這次收購同樣在2017年,就在李雲春從嘉合生物處收購諾誠生物不久 。不同的是,這次是嘉合生物收購上市公司子公司。

工商資料顯示,諾誠生物的股東名單中,李雲春2017年3月27日認繳出資4200萬元,成為公司股東,也就是廖曉征一方已完成股權過戶,諾誠生物去年營收7.7億元,凈利潤達到1.75億元,納稅5712萬元,業績不錯。也證明了李雲春當初收購的眼光,李雲春應該有動力完成收購才對。

沃森生物工作人員解釋,李雲春這次減持,是為了籌錢還給上市公司,「上市公司轉讓給李總一個子公司,當時是為上市公司解圍,分三年還清,這是最後一期,還上之後就不再欠上市公司錢,這也是為了中小股東利益。」

2017年12月17日,沃森生物和嘉合生物簽訂協議,將其持有的江蘇沃森100%股權轉讓給後者,轉讓價款共計9000萬元。沃森生物稱,公司辦理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,但嘉合生物2018年1月23日支付了首期股權轉讓款4500萬元后,一直未按協議約定支付第二期股權轉讓款,也未按協議相關約定,確保江蘇沃森分四期向沃森生物償還1.56億元應付款。

廖曉征向深圳國際仲裁院申請仲裁,要求李雲春交付4014.45萬股沃森生物股票,並申請查封了李雲春名下未質押的沃森生物1013.66萬股及其他財產,實際查封財產價值8.38億元。

另一邊,6月12日,李雲春在雲南省昆明中院提起訴訟,以嘉合沃森及廖曉征未通知其債權轉讓為由,請求確認李雲春與廖曉征的仲裁協議無效。

李雲春1月31日減持沃森生物套現大約1.91億元,和第三期轉讓款相當。

沃森生物董事長李雲春遭到舉報,對方舉報他以個人身份在2017年收購一家狂犬疫苗公司50%股權,該交易完成後,當時約定交付對方的4000多萬股股權一直沒有兌現,如今已價值9億元。

  从上资料上查询,嘉和生物目前还持有江苏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5.71%股权。

這份秘而不宣的拖欠被對方捅了出來,李雲春所持部分股權被凍結,8.38億元財產被查封。

2017年10月30日,李雲春與嘉合沃森簽訂《補充協議二》,確認李雲春應交付嘉合沃森4014.45萬股沃森生物股票,並約定李雲春應於2018年1月31日、2018年3月31日分兩次過戶,后又約定將該股權過戶給廖曉征。此後該股權一直沒有交付,目前股票市值約9億元。

有記者當時採訪沃森生物,稱公司虧損,不符合收購條件,當時分析人士也認為是李春雲代上市公司收購,還提到上市公司沒有狂犬疫苗業務。

沃森生物公告了此仲裁事項。謎團由於案件還在進行中,無法獲得進一步內情,所以無法知悉雙方鬧翻的真相。

李雲春為什麼拒絕交付其承諾的股權款,估計也跟債權有關,李雲春到法院起訴的原因之一,就是「嘉合沃森及廖曉征未通知其債權轉讓」。

2016年,沃森生物子公司山東實傑捲入山東問題疫苗案件, 被山東省食葯監局撤銷GSP證書,並被吊銷《藥品經營許可證》。

她認為,不管是仲裁,還是訴訟,目前還都在司法機關審議過程中,還沒有最終結論,各方應該尊重司法裁定結論。

收購該收購看起來和沃森生物沒有關係,但沃森生物公告了該收購,因為該收購其實和沃森生物有關,裏面出現了如下條款:條件合適的時候,李雲春無條件將該股權轉讓給沃森生物。

沃森生物董秘張荔告訴e公司記者,這是公司董事長的個人事項,如果個人事項不是因為牽涉到上市公司,就跟上市公司沒有關係,上市公司的信披有嚴格的要求,目前來看披露是沒有問題的。

廖曉征一方認為,李雲春隱瞞事實,以虛假的陳述欺騙法院,誤導法院立案,違規減持,也未公告涉案股票被查封的情況,信披違規。

嘉合生物違約的原因不得而知,如果揣測的話,協議規定江蘇沃森分四期向沃森生物償還1.56億元應付款,算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也就是說9000萬元買的公司,要向原來的股東償還1.56億元。

違規減持李雲春今年2月1日曾收到一份監管函,內容就是1月31日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沃森股份總股本的0.67%,所持比例由5.28%降至4.61%,未能履行信披等義務。

這是一個非常巧妙的安排。李雲春收購所用的6億元中,有1.2億元現金,剩下的4.8億元,使用李雲春所持的股權支付。支付完成後,嘉合沃森將持有沃森生物股票。從工商資料上查詢,嘉合沃森由廣州市嘉合生物技術有限公司100%持股,嘉合沃森是一家2017年才成立的公司,諾誠生物2006年就已成立,兩者都是嘉合生物子公司,但是公告顯示,李雲春是從嘉合沃森手中而不是嘉合生物手中收購了諾誠生物50%股權,這估計先要一個股權轉讓,要將嘉合沃森作為持股平台,否則很難理解,這個新成立公司為什麼有沃森二字,卻和沃森生物沒有任何股權隸屬關係。

當年10月份,沃森生物轉上山東實傑85%股權,關聯方玉溪沃雲投資管理合夥企業(有限合夥)出資3.28億元,獲得山東實傑40%的股權,深圳德潤天清投資管理合夥企業(有限合夥)則出資3.69億元,獲得剩下45%的股權。德潤天清和玉溪沃雲分三期向公司支付上述股權轉讓款。

嘉合沃森實控人廖曉征一方由此認為,此後李雲春不僅多次違背承諾,反而不斷質押其絕大部分沃森生物股票,質押股票占其持股數量78%,並多次大量減持股票,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累計減持4383.24萬股,逃避履行交付義務的惡意明顯。2018年11月,廖曉徵發現李雲春大額質押及大額減持沃森生物股票后,委託律師發律師函催促李雲春履行交付義務,但被拒收。

諾誠生物另一個持有50%股東是廣葯集團,相當有實力,廣葯集團很可能掌握經營權,如果這樣的話,李雲春很可能只是財務投資角色。

可以看到的資料是,李雲春從廖曉征處收購股權,廖曉征又收購了沃森生物子公司股權,兩個收購都出現糾葛,而且糾葛時間都發生在2018年年初,比如嘉合生物沒有支付給對方4500萬元尾款。實際上嘉合生物當時完全有支付能力,其掌控的嘉合沃森從李雲春處獲得了首期1.2億元的股權轉讓款。

今日关键词:端火锅泼妻子同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