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民开放-对于不让进快递员和外卖员进入的小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幼师被曝性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有小區仍不對外開放但目前也有小區對外開放的態度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23日,上海將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級別下調為二級。3月24日下午,上海舉行新聞發佈會,市民政局副局長曾群表示,各小區保留出入口檢查點,保留進入人員必測體溫的制度。非本小區居民進入小區的,以出示「隨申碼健康」綠碼作為通行憑證。其中,快遞員、外賣員、搬家員等物流人員和車輛,可以進入小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都可以進小區了,最好是送上門放門口,這樣東西不容易丟。」靜安區君御豪庭的居民袁先生表示,他小區的情況和秀水苑一樣。袁先生贊同快遞員進入小區,他希望快遞員儘快恢復送貨上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通快遞方面則稱,青浦趙巷區域是比較早對快遞員開放的,快遞員能否進入小區主要取決於各小區的具體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遞員和外賣員可以進入上海的小區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浦東外高橋,目前仍有小區不允許快遞員進入。「我們小區不一樣,管理一直很嚴格,一般情況還是不讓進,我們前期防疫工作都做得不錯,一例新冠確診的病例都沒有,現在雖然疫情有所好轉,但還是不敢大意。」上海浦東外高橋一小區的物業經理告訴記者,該小區目前暫定4月1日對外開放;如果現階段有特殊情況,比如業主訂購了大件物品,可以允許快遞員送上門,快遞員進入小區需要經過測溫,查看工作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小區需採取無接觸方式配送記者在採訪中發現,還有些小區快遞員、外賣員能夠進入小區,但採取的仍然是無接觸配送方式作為過渡,不能上門派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25日上午10點左右,澎湃新聞記者在浦東仁恆河濱城門口看到,快遞員、外賣員在驗證過身份后,憑藉隨申碼綠碼,接二連三地騎車進入小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從京東快遞公司了解到,外籍人士較多的浦東碧雲社區,目前只有兩個小區允許快遞員進入,但也不是送貨上門,採用的是無接觸的形式,比如放在門口,或者放在樓道,而且要憑證件,憑工作證明、身份證和復工證明拿的臨時出入證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家住長寧區的顧女士稱,快遞員目前還不能進她所住的小區,「就把東西放在門口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快遞外賣送上門以後,便利多了。」該小區業主龔先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原本家裡拿快遞、外賣的「重任」都在他身上,「一天最多拿了十幾個包裹」,快遞員能夠進出小區后,他輕鬆多了,「希望疫情早點過去,恢復以前的平靜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我們小區就是這幾天能夠送貨上門了。」普陀區高尚領域的居民黃女士稱,快遞還是送貨上門方便多了,以前都是把快遞堆放在樓下,自己下來拿。目前快遞架還未拆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順豐快遞方面稱,目前上海的小區正逐步對外開放,但也有小區管理較嚴格,不讓快遞員進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從上海郵政局獲悉,截至3月25日,上海允許快遞進入的小區達到九成。對於不讓進快遞員和外賣員進入的小區,各小區將根據各方面的情況,自行協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有些客戶不來取件,他認為出了郵費,我就應該把東西送到他手中,尤其是一些大件,我又怕東西太久不來取給弄丟了。」羅應友表示,小區門衛不讓進,當有客戶要求他送貨上門時,他會很為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住閔行區上海春城的羅女士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,從3月24日起,快遞員就允許上門送件了,「我的一個郵政快遞,盒馬鮮生買的菜都送上門了。」羅女士說,這兩天發現原來門衛崗外搭的快遞存放棚收了,小區不戴口罩的居民也漸漸多了,羅女士認為還是需要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聞記者又走訪了聯洋社區的幾個小區,發現允許快遞員進入的小區占多數。浦東虹橋花園的保安透露,快遞員上周就已經允許進小區了,昨天開始允許外賣員、配送員進入小區,進入小區需要先測量體溫。另外,第九城市小區也允許快遞員、外賣員進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應友說,有的客戶一言不合就投訴,公司有規定,當快遞員一個月內投訴累積到一定次數,就會扣一大筆錢,整個月相當於白乾。羅應友希望疫情期間客戶能多多理解快遞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浦區秀水苑的居民楊女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快遞員很早就能進入小區了,但都因為大門鎖着,需要門卡才能進入,快遞都是堆放在樓下,要自己下樓來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仁恆河濱城的保安告訴記者,該小區對快遞員、外賣員開放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憑藉隨申碼綠碼就能進。目前疫情有所好轉,政府允許外來人員進小區了,加上小區面積大,業主對快遞、外賣進小區的呼聲很強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申通快遞有關負責人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,目前上海大部分的小已經允許快遞員進入,郊區相對市區更開放。實際上,在3月中旬,青浦區和松江區已經逐漸讓快遞員進入小區進行收派件,但也有一定要求,需要按照相關規定進行體溫檢測和登記信息。但由於疫情管控舉措和要求不同,上海市區有部分小區目前還是沒有完全開放,以徐家匯為例,申通快遞員工自己租住的小區,目前快遞員仍不能進。另外,經初步了解,市區幾個點如徐匯、楊浦和黃浦有不少小區現在還是沒有完全放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分小區正對快遞員、外賣員逐步開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放在家門口也是無接觸配送,而不是堆在樓下。」袁先生稱,他碰到的大多數快遞員會把物件放在樓下,打電話通知他及時來取件,「如果通知到位,我沒去拿,最後東西丟了,不怪快遞員。但有的快遞員連短訊都不發把東西放下就走,如果這樣導致丟件了,就是快遞員的責任,我就會投訴他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浦東丁香路1089號聯洋花園和丁香路910號的小區都不允許快遞員進入。」申通快遞員羅應友說,附近很多小區都開放了,他也希望快點進小區派件,一方面怕丟件,把快件交到客戶手裡最穩妥,另一方面在門口等待客戶取件太浪費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名不願意透露名字的物業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,快遞員進小區目前是推進式的,上海居民比較謹慎,業主反對聲大的話,可能會有過渡方法。現在還處於居委會、業委會、街道商討如何落地的階段,物業的職責是配合街道、居委會和政府的要求展開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上海的小區對快遞員開放了嗎?記者今天實地探訪多個小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採訪發現,羅應友口中不對外開放的兩個小區,物業管理較嚴格,其中一個小區的保安表示,小區的開放時間需要業委會、居委會和街道共同商討決定,物業只是執行方,目前開放時間還不便對外透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25日,澎湃新聞(ww.thepaper.cn)記者走訪了上海多家小區,發現部分小區已經逐步開放,允許快遞員和外賣員進入,但也有小區仍然不允許外來人員入內。此外,多家快遞公司稱,目前普陀區、青浦區和奉賢區是相對開放的,但還是有不少小區不讓快遞員進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库里祝贺武汉解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