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察-低声说:「警察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频繁诈骗工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朋友甚至告誡:「坐港鐵時玩手機要小心,如果涉及鬧暴徒言論,小心旁邊的人偷拍你手機訊息。」我說:「又如何?」各抒己見,各自表述,為什麼大家都自我約束了、自我審查了?明明光明正大,何解要偷偷摸摸?反而作惡多端的,卻可以大聲夾惡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前有幾百名醫護人員用最文明的方法,自掏腰包在報上聯署反暴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言不合,可以把你打個半死一不順眼,可以搶你手機禁錮你半日你敢跟他們作對?祖宗山墳都給你砸爛你再對抗?燒你家園、嚇你孩子、盡往你的軟肋插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翌日,連登網立即把這批有名有姓的醫生起底批鬥,有聯署醫生的醫務所被打爛玻璃,更有醫生一整個早上被人瘋狂打電話約診戲弄。為了滅聲,黑衣人無所不用其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大公報責任編輯:林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■約600名醫護人員昨日於多份報章刊登實名聯署廣告。 報紙截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察家屬說,現在填表已不敢填職業,人家問起,只說是「公務員」,無謂引起不必要欺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愈來愈覺得,內地比香港更有言論自由。」朋友說的,確是事實。這些日子,大家議事論政之前,第一個動作,就是先看看附近有沒有黑衣人。今日香港,連暢所欲言的自由都沒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警察朋友放假到內地旅遊,過關時被內地海關查問:「你做什麼職業?」他已習慣掩藏,低聲說:「警察」,誰知關員一抬頭,熱切地跟他說:「啊,香港警察?你們辛苦了!」旁邊的關員聽到,都圍過來握手,加油聲不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屈穎妍朋友從北京回來,約我吃飯,一談到時事,不禁壓低嗓門,左望右望,高度警覺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,你以為沒有自由的地方,才最自由你以為最安全的地方,才最恐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因為大家都怕,他們口口聲聲警察濫捕、白色恐怖,其實,他們才是比白色更恐怖的黑色恐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林志玲婚礼伴手礼